🍅

叶周女孩 借人名写剧本

【叶周】有狐 上


·狐妖叶x道士周   微喻黄喻

·古代一见钟情妖道绝恋,梗来自微博

·考试修罗期+等航班暴躁中搞出来的产物

·感谢昭然宝宝 @為虎添翼 给老叶起的字

·be预警



“青丘之山,有妖焉,其状如狐而多尾。修行三百年而得三尾,遂开灵目,或化人形。修千载之狐妖,得六尾,柔媚艳艳,聪慧狡黠,能见千里,御草木土石。五千载而有九尾,谓天狐,驻颜长生,法力通神,具人情,得之,可揽九天,与阎王作对。”

                                     
                                  
                           《妖异录·其五·狐妖篇》




在叶修看来,那些劳什子神魔传,妖怪书,都是些不成器人胡编乱造,好用来欺骗他们这些少不更事的年轻人。不,年轻狐。

他在青丘上活了两百年,除了后山那只奄奄一息,随时准备去见佛祖的老狐狸外,从未见过其他三尾妖狐。六尾魔狐是他几个弟兄们吃饭时当成神话般歌颂的飘渺存在,光是想想就觉玷污。更别提传说中已达大能至无人之境的九尾天狐。

“修炼五千年就为了九条尾巴,这种狐狸不是有病就是闷骚。”

叶修对自己油光水滑的大尾巴十分满意,一丁点儿没有给它添几个兄弟姐妹的意思。他生来一副好皮相,毛丰羽满狐模狐样,是他们青丘山上一代美狐。且天生奇异,不具饥饿乏困之感,其他狐狸忙着去村里抓老母鸡果腹时,他独自在后山摘树叶饮露水,每天对着小溪梳理自己一身皮毛,在“啧啧”的自恋声和母狐狸们搔首弄姿的示好中结束千篇一律的一天。

他这样整日放浪形骸自暴自弃,终于让青丘山上几个叔叔忍无可忍,撵他下山游历,叶修白天采的果子还没啃完就被一脚踢下青丘,遂向南走了五百里,漫说祸福劫历,能说上话的妖都没几只。这年头道风昌隆,拿着符篆的道士比扛锄头的农民还多,家里乱七八糟的法器比养的老母鸡还繁,大妖叶修不曾见,一路上小妖被他们抓的抓,超度的超度,剩下几个都半死不活,生无可恋的模样。

他深感这人间无趣红尘蹉跎,修行无异于慢性自杀,拍拍屁股准备回青丘继续混吃等死。谁想老天生来贱骨,偏眷顾此胸无大志之狐,在路过白云山时,一股灵气福至心灵地劈中了他,像劈中命定之人。

叶修还从未体会过如此飘然的感觉,像整个人在温泉里泡了三个时辰,舒服得骨头都酥了,多年晦涩封闭的经脉如同被纤柔之手拨开,四肢百骸里游走着天地精气,胸中阴郁一扫而空,当真畅快无比。想当年那吃偷吃了王母蟠桃的死猴子便也是这般舒爽了罢。

叶修兀地得了百年道行,结元丹,修成三尾妖狐,与青丘山上最老的狐妖肩并肩。

老狐狸们围在他身边艳羡得要死,小狐狸拽着他多出来的两条尾巴不撒手,叶修天天被一通“狐妖一族后继有人”的通篇大论逼得头昏脑涨,恨不能把两条尾巴拔下予他,他在心里默念求老天再开次眼救他于水深火热。

神选之狐果然名不虚传,第二天青丘山上就有人来访,来得还不是一般人,是神仙。

天耳星君手持拂尘翩然而来,长身玉立,道骨仙风的模样,话却无与伦比地多,他在青丘山上住了三日,烦得山上大小狐狸对神仙的认识直接跌破凡尘。老狐妖不堪重负,终于微微颤颤道:“真人有何要求直说便是。”

天耳星君直说了一天一夜,老狐妖耐着几百年磨出的性子听了大概,总的来说就是神仙看叶修有仙缘,想带他走。

青丘山上好不容易出这么个好苗子,老狐狸自是舍不得,按叶修这么个没心没肺的样子,改日得了道行,指不定就把青丘扔姥姥家了。天耳星君看出他顾虑,大手一挥赐了他三枚金丹,一粒可抵狐妖两百年修炼,稍有资质的狐狸随便得个三尾不成问题。

老狐妖喜极而泣,当即把酝酿许久的纠结之情抛诸脑后,果断应下他的请求。

叶修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用三枚金丹做了买卖,一大清早的果子都没来得及摘,又被一脚踢下了青丘。

天耳星君将化了人形的叶修带到最近的县城里,嘱托他要在人间多多行善,才可早日超脱以达大能。遂飘然而去。

叶修从小居于深山不知善恶,被扔在繁华中一脸懵懂。他见旁边一个房子里跪了一圈人,口中反复念叨着“谢救命恩人之大恩大德。”

叶修似懂非懂,依葫芦画瓢,在城西挂了块一模一样的牌子,歪头想了想,又把“济世医馆”前两字抹了去,改为“思留医馆”。

思留是天耳星君为他起的表字,说红尘男子及冠时都会请人取字,表示踏上人生康庄,叶修如今得了三尾,可化人形,算跃进妖生的新阶段,当有个新气相。

叶修默许了他的即兴发挥,万事都按部就班照他说的做。这神仙虽然喜欢胡说八道,一身本事可是真的,说不定真能助他。

那日被灵气沐浴的感觉太爽了,他还想再来一次。

他早年在青丘山不学无术,老狐狸讲的岐黄之术虽没学得出神入化,但治个凡人却是绰绰有余,没几月青泥浦的人都知道城西有个医术精湛的年轻大夫,长得白净好看,整天懒洋洋的,可医道通神,能起死回生,上门求医者每日络绎不绝。

故事便是从此开始。



叶修在青泥浦驻留许久,除去给人看病,上山采药,就是到烟柳之地听小曲儿,听那些勾栏名将唱情情爱爱,死别生离,唱得他莫名其妙。

叶修问前来探望他的天耳星君:“黄大仙,人间所谓情,我怎么就体会不了?”

天耳星君缓缓押一口茶:“你个死狐狸天天在深山老林里和鸟兽作伴,对红尘之乐自然不甚了了,有道是浮世四乐,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皆是人间喜事,你为妖我为仙,心中无欲无求,无爱无恨,自是无法体会。”

叶修道:“那他们人活在世间,最重要的是什么?”

天耳星君不耐烦地挥挥手:“不知道,人的事我怎么知道,你就给我安安心心行善修炼,等天劫到了,本仙君自然会设法护你。”

修行本是变格命数,逆天之事,老天降下责罚,挺得过功力大增,挺不过灰飞烟灭,叶修从黄大仙嘴里听了不少妖怪因渡天劫元神俱散的事,不知几件真几件假。

叶修觉得思考人间之事实在烧脑子,爽爽快快地揭过去,又道:“我觉得我差不多了,近几日吃烧鸡都没太有味儿。”

天耳星君冷笑一声:“你以为修行是那么便捷之事?你才来这青泥浦多久就想更进一层,那日是你命好,不知承了哪位高人丹药外溢的灵气才勉强结丹修成三尾,这是上天机缘,但机缘不是烧饼想要多少有多少的。烧鸡没味儿就多放点盐。”

叶修点点头:“好吧。对了大仙,今日我一个病人说他儿子要去求道问经了,开心得不行,你们修道好玩儿吗?”

天耳星君想了想:“和你们妖怪修行差不多吧。”

叶修不以为然:“我看城东道观里那几个歪瓜裂枣整日到楚馆寻欢,连我的真身都看不出,想必这道士也没什么厉害的,不知世间为什么这么多妖怪能被抓住。”

天耳星君道:“那是那几个浑小子不成器!如今修道之人那么多,没几个成大气候的,本仙君才不承认他们,要说道法大成之人,要数......”

他的声音突然在空气里被截住了,像被风尘女子拉断的琴弦,叶修探究地看他一眼,天耳星君只捧着茶再不开口。


叶修继续治病救人,在众生中沉浮却无融入之感,都说狐妖最通人性,他像猪油蒙了七窍始终参不破其中玄机,好在他不是好事之妖,人的百年生命,在妖怪眼里如沧海一粟,蝼蚁般渺小。



一日李员外家的儿子前来求他,说自己的未婚妻深染风寒已久,眼看不治,无法赶上十日之后大婚,求叶修发发慈悲救她,他二人只愿得一拜天地,洞房花烛,与所爱之人碧落黄泉永生永世,便再无所愿。

叶修不解,但还是答应了他,下猛药强留那可怜的女人半月,李府吹吹打打将她娶进了门。几日后李夫人一命归西,李公子抱着她的骨灰在思留医馆门口深深磕了三个头。

叶修环着胳膊看他:“你不必谢我,她气数已尽,我也没办法。”

李公子脸上含笑:“神医不知,我俩已成夫妻,且真心相爱,在那地府可为我们绑上转世续缘签,过几日我便去陪她,下辈子能再续夫妻之恩。”

叶修第一次吃惊地眨了眨眼睛。

他问天耳星君,这人间情事当真如此美妙,可叫人不要了命?

天耳星君少见地不说话,只长长叹了口气。


叶修继续一知半解地修炼着,救的人越来越多,其中不乏一些气数已尽,却被他强行回天的人,天耳星君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他道他们有的人心愿未了,我暂留他们几日,看看到底是什么让他们这么牵肠挂肚,老天不会怪的。

天耳星君皱眉道:“你这样逆天伦背常纲救人太多,犯了命数,会开罪地府,无益于你的修行。”

叶修笑:“你们道士讲求顺其自然,清心无欲,我可不行,修行这么无聊,他们人间的事比较有意思。”

他惴惴看他:“思留,你越来越像人了。”

叶修莫名其妙。

医馆的名气越来越响亮,人人都道他华佗在世,若知道这年轻的医者是个妖怪,恐怕会吓得肝胆俱裂。

叶修偶尔也会想一想,自古妖道势不两立,天耳星君为何要帮他,想来想去没个结果,也许是他做神仙太多年,也和他做妖怪太多年一样,无聊了。



日子过得像戏台上的跑马灯。一个小道士乘着船到了青泥浦,竹杖芒鞋,腹中饥饿,遂到路边买两个素包子,老板乐呵呵地揭开笼屉,透过雾气小道士见他脸色大不寻常,面色红润,血流飞快,周边似有妖气缠身。

他此行就是为青泥浦里盘桓的妖怪而来,如今得来全不费工夫,他不动声色地吃完包子,对老板说小道初来乍到,多有不便,可否借宿一晚。老板实诚,笑说没问题,正好我儿子那间房没人住,你一会儿跟着我,我先去医馆拿药,咱再回家。

包子铺的老板带着小道士来了思留医馆,叶修一看他顿觉不对,镇定着替老板抓了药。道士看出叶修真身,但不动声色。

翌日叶修上山采药,道士跟在他后面施法,符咒从袖口飞出,直中叶修背心,他跌倒在地,现出原形。

叶修痛苦嚎叫一声,转头朝他扑过来,小道士第一次捉妖,还捉的是有三百年道行的狐妖,见他反击,顿时吓得面如土色手慌脚乱,口里大叫“妖怪你害人性命,我师父不会放过你的!”

叶修看他初出茅庐的窘态忍俊不禁,撤了爪子道:“那卖包子的老大爷本已是病入膏肓,强弩之末,他儿子前些日子考取了功名,再过几日便回乡了,他对儿子思念至极,求我让他们父子最后相见一面,你说我救是不就?”

小道士呆住,叶修拂袖要走,忽闻天空中峥峥两声,一阵清风拂面,周身顿时轻了许多。

着道袍的人从天而降,广袖凌云,清隽修长,神情淡漠,竟是出尘的模样,往视线中央堪堪一立,天地间的风景霎时失了颜色,狐狸叶修看直了眼,骨碌碌从小道士身上滚下去。

小道士喜出望外又满面愁容,大叫掌门师父。

那人轻不可见地点了点下颌,眼神缓缓移向叶修,一双浅淡眸子里说不出的沉静,像隔着百年的岁月无声地渗透过来,光是对上就觉哀伤。

叶修以前没见识,觉得天耳星君已是仙风道骨,此时再相比对,如萤火见了九天明月,世间芳华都不及他。

那人却毫不留情,神剑出鞘朝他递来,叶修身体被光华扫过周身冰凉,惊出一声薄汗,连退数尺,变回人形拔剑抵挡。

谁想那人见他面目,冷寂的脸上徒然生出惊涛骇浪,宝剑叮当一下跌落在地,叶修大惊,忙收招回避,剑锋直落在颈侧。

他看着叶修,从瞳孔到脚底都在发抖,似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说出两个字:思留。

小道士呆若木鸡。

叶修一头雾水:“你认识我?”

他面对着他,往事铺天盖地袭来,许久未经波澜的心仿佛被天雷狠狠击中。

叶修不明所以:“你怎么哭了?”

他站在他的眼里,他是他几百年来日夜缠绕的心魔。

“叶思留,我是周泽楷。”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