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炒鸡蛋

感谢厚爱。
叶周不逆,伞修江周退散。
一个恶俗的清水be党。

兴欣万事屋(超短篇)

啊啊啊啊啊银魂马上就要播了好激动好激动!!!用我一生节操换银他妈永不完结!!!本文就是个天坑的脑洞,怕雷的人慎入!私设较多!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我是乱七八糟的人设】

坂田银时:叶修

志村新八:方锐(......写完才发现新吧唧是最还原的)

神乐:苏沐橙

登势婆婆:陈果(除了年龄其他蛮像)

废柴大叔:魏琛

桂小太郎:周泽楷(对你没有看错,作者是银桂党)

伊丽莎白:江波涛(这个纯逗比江厨别打我)

土方十四郎:黄少天(就决定是你了蛋黄酱)

冲田总悟:喻文州(喻队抖S设定萌不萌好吧其实是因为我是土冲党合合)

原创人物:舒可(名字来源双枪姐妹花,不过和姐妹花没关系)


剧名:【对不起啊小姐你要找的梦中情人是老板的对象呢嘻嘻嘻】

介绍完毕。

那我们,321,开始!

——

“叶修,沐橙,早上好!”方锐拉开万事屋的门后,照例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问了声好,然后轻车熟路地走进里间,哗啦一下扯开了床上那堆蠕动的被窝。

“起!床!了!都早上十一点了!”方锐将手拢成一个喇叭状,对在那个睡得天昏地暗的人的耳边大喊大叫。

榻上的人挺尸一样动了动,嘟囔着去抓被子:“听说周末打扰别人睡觉的人出门会被狗咬。”

“咬你妹啊快起来工作了!”方锐拽着叶修的睡衣领口把他拖起来使劲摇晃。

“你再扯我我就把手指插到你的鼻孔里噢,我真的会那么做噢。”叶修眼睛睁开一条缝,用眼白看着他。

“去死吧!”方锐准确地揪住了叶修一头乱哄哄的头发,准备来个早安过肩摔,却不想叶修闭着眼睛把手伸过来,一把摘掉了方锐的眼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不见了!!!我杀了你!!!!”方锐惨叫着抓起手边的枕头,一边砸一边扑过去,和叶修扭打成一团。

“啊啊——大清早的你们在干嘛?”苏沐橙揉着惺忪的睡眼抱着枕头站在门口,“除了早饭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东西可以叫我起床的。”

“沐橙,快把这个不知道是哪个组织派来的旨在破坏人类睡眠和平的家伙弄出去,啊我去——”叶秋用被子将方锐上半身压在被子里,紧接着就被他飞过来的一只脚踢中了脑门。

“愚蠢的地球人啊——”苏沐橙小声打着哈欠,不理那两个互相撕住对方耳朵的人,准备回去再睡一觉。

“那个...请问...是万事屋吗?”外室门口处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

“我看到下面的广告才上来的。”小姑娘笑得十分腼腆,她局促地抓着裙边,脸红得像个苹果。

“我就说有工作吧!”方锐立马撒手,起来之前还不忘踹叶修一脚。

“请稍等一下噢。”苏沐橙和蔼地微笑着,虽然一头乱发的她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和蔼。


半个小时后。

舒可握着手中已经不冒热气的茶杯紧张得发抖,她抬起眼睛,小心翼翼地去看坐在对面的那个男人。

男人穿着简单的武士服,腰间别着把老旧的木刀,顶着一头微乱的卷毛,两只眼睛看上去特别没精神。

“你是说,你想要我们帮你找一个男人?”叶修故作深沉地摸了摸下巴道。

“对!”舒可两眼放光。

“他长什么样?”

“很帅!”

......

“还有呢?”

“唔...很帅!”

“你就只注意帅了吧!”方锐忍不住插嘴。

“呃...不是...”小姑娘有些慌。

“除了长得帅呢?比如说他有没有在路边跳巴啦啦舞啊?或者把吃完关东煮的竹签子塞到别人自行车底下啊,或者是会不会偷穿幼儿园老师的衣服啊?这样的。”叶修淳淳教导。

“神经病才会这样吧。”方锐吐槽。

“唔...我想想...”

“你还当真了啊喂!!!”

“他每天都会和我去同一家寿司店!每天都会要红豆吞拿鱼寿司!”舒可兴奋地说。

“卧槽,这么奇葩的寿司,我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会吃。”方锐看向叶修。

“红豆配吞拿鱼是男人的浪漫,你不懂。”叶修不想理他。

“每次闻见我都只想把小肠顺着食道抠出来。”方锐面无表情。

“胡说!红豆吞拿鱼寿司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

“瞎扯!最难吃!没有之一!”

“呃...那个...”舒可弱弱地开口。

“啊?噢...咳...你继续。”叶修咳了一声,连忙坐正。

“他喜欢一个人站在江边呆很久...”

“嗯,隔壁高中那些不想活的男孩子经常这样做。”叶修点头。

“喂你能不能想点好...”

“啊?是吗??那我们一定要快去救他!!”

“为什么你也要这样想啊!!”

“你们行不行啊,我来吧,女孩子才有共同话题。”苏沐橙吃完手里最后一块奶油蛋糕,擦了擦嘴说,“他很帅吗?”

“嗯!”

“有XXX帅吗?”

“比他帅!哎你看过《xxxx》吗?里面的那个XXX!”

“啊看过看过看过!还有他演的《XXXX》!都好酷啊!!”

“其实我是更喜欢XXX一点啦,你知道的,像我这样可爱的女孩子对那种男生一般没有抵抗力呢。”

“不不不!我以前是XXX的真爱粉,可是自从他有了女朋友以后我就不喜欢他了。”

“欸——我觉得还不错诶!新出的那个《XXXX》他演的是反派,超酷的......”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方锐终于忍不住了,咣当一声将水壶拍在桌上。

“啊对不起对不起!”舒可猛地一抖,跳起来连声道歉,“可是叔叔,XXX真的很帅。”

年仅二十的方锐接受到了来自世界的一万点伤害,卒。

“总之他就是我的梦中情人呀!!我都说了这么多了你们一定要帮我找到他拜托了!!”舒可满脸通红地用力鞠了个躬。

“喂喂喂,明明什么实质性的内容都没有好吗!”方锐觉得自己快不能呼吸了。

“唔,那我们就出发吧!”叶修大手一挥站了起来。

“你要怎么找啊!!!”



方锐走在大街上时,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为什么我有这么一个懒到令人发指还从来不管事的老板?为什么我有一个除了吃零食和看电视剧什么都不干的同事?为什么我要一天接受这些奇奇怪怪的委托比如说从不知道是什么鬼的地方找到一本三年前就不流行的唱片?为什么委托人都是神经病?

他看了眼旁边笑得一脸灿烂但是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的舒可,内心更加绝望了。

“唔...这么找太慢了,我们分头吧。”叶修停下脚步说。

“沐橙你和小可一起走,让她帮你辨认就好了。”

“喂,那我们呢?”

“找找看有没有在路边跳巴啦啦舞的人吧。”

“我去你大爷!!”

分开之后又走了快两个小时,方锐已经累瘫了。

“我说,你这么找就算找到3015年也不会找到的。”

“哎你看,是废柴魏。”叶修将手伸在衣服里挠着,看到迎面走来一个满脸颓废的大叔。

“哟,叶修,在忙吗?”魏琛叼着烟走过来。

“对啊废柴魏,怎么样,今天有没有找到工作啊?”

“靠你还说,老子丢了工作还不就是因为你那小对象,你说你找什么不好,非得找个攘夷分子,这不是嫌你命太短吗。”魏琛愤恨地吸光了最后一口烟屁股。

“嘿,就找了怎么样。”叶修嬉皮笑脸地说,“没工作怕什么,再过两年你就能领老年人补助金了是吧。”

“领你个头,我他妈当时就该一屁股坐死你个祸害。”魏琛呸了一口,从烟盒里掏出一支新的点上。

“这么大仇?”叶修哈哈大笑,“那你这辈子都没机会了。”

“滚滚滚,赶紧滚!”魏琛不耐烦地摆手。

“哎对了,见到小周了吗?”叶修走了两步后突然转过身来问。

“凭什么告诉你!”

“工作时间专心点!”


两个声音一齐朝着叶修吼了过去。

“喂,方锐你饿不饿?”又走了几步,叶修终于忍不住问。

“饿死了......”方锐有气无力地说。

“噢,那我们去吃红豆吞拿鱼寿司吧,就在那边拐角。”

“不不不!!我一点也不饿,你看我真诚的眼睛!”方锐一个哆嗦立马站得笔直。

“风好大听不见。”叶修不由分说地拽起他就走。

“救命啊救命啊!光天化日下有人强行拐卖人口啊!”方锐一路鬼哭狼嚎,被叶修抓着颈后的领子拖过了半个街区。

“啊,小江!”叶修手一松,被拽着的人差点摔个四脚朝天。

“要死啊你!”方锐骂着站稳了身子,看到街那边一个白色的身影摇摇晃晃走过来。

“你主人呢?”叶修用手去戳他那硕大的额头。

“刷——”江波涛掏出一块白色的告示牌,上面写着,“寿司店。”

“噢,谢啦!”叶修拍了拍他,向店里走去。

“要一份红豆吞拿鱼寿司,谢谢。”

柜台前面的男子着一身干净的武士袍,柔顺的长发一直披到腰际,正微笑着对着里面说话,新来的女店员一愣,早已用炽热的目光将外面这个俊俏的青年从头到脚地舔了七八遍。

“水木。”叶修笑嘻嘻地把手搭到他肩上。

“是周泽楷不是周水木。”男子义正言辞地去拍他的手。

“哎呀怎么样都好,”叶修无所谓地挑眉,“你在这儿干嘛?”

“给你买寿司。”周泽楷笑笑。

“是吗,那太好了,我再买一份就行,方锐在外面呢,对了你真的不来一点吗,很好吃哦。”

“不...不要...”他想起当初第一次吃时候的情景,只觉得像一场噩梦。

曾经有一次他把这种口味的寿司带回去给同僚吃,结果他们上吐下泻了两天。

“这个味道就像一条在厕所里死了五天的鱼。”有一个人这么评价道,周泽楷觉得这个说法很形象。

能吃下这种口味的食物,这个人还真是独特呢。他偷偷地往左边看了看,叶修的一半侧脸被笼罩在暖黄的灯光下,浅淡的笑容惬意而迷人,

“我看见了。”叶修得意洋洋地斜着眼瞥他,脸上挂着诡计得逞的奸笑,“怎么样,一天不见有没有想我啊。”

“嗯。”他借着宽大的武士袍袖的遮掩从底下伸过去勾叶修的小指头,被那人一把捉住,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

“我也是哦。”叶修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

周泽楷轻轻笑着,眼里是化不开的暖意。

他参与过他所有的人生岁月,从懵懂无知的孩提,到让人闻风丧胆的白夜叉,再到后来......成为一个普通小店的老板。陈述起来太过短暂,可全部走完时,却惊觉它如此漫长,长到在绵绵无尽的回忆里,自己已经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身边这个男人。

周泽楷见过各种各样的人,有一腔热血满身孤勇的好战分子,有为了生活不惜成为幕府走狗的败类,有的曾经约定过要贯彻共同的武士道,最终却分道扬镳,有的斗志昂昂地冲上战场,最终却马革裹尸......

不过还好,沧海桑田,千帆过尽,身边这个男人的模样,从未改变。

“你又想什么了?”叶修看他半晌不说话,在底下拽了拽他的手。

“想你。”低不可闻的声音,只有两个人能听见。

“咳,”叶修捂着嘴咳了一声,耳根微微泛红,“真是犯规啊。”

周泽楷低声笑起来。

这样就好了,什么都没变,什么都在变,这一秒的现世安稳足够真实。

——如果,没有那些烦人的蠢货就好了。

“要一份蛋黄酱拌饭。”身遭传来一个略带沙哑的男声,周泽楷略微转头,看到了真选组的黑色制服。

“哟,你也在这儿啊。”黄少天对着叶修打招呼。

“老板!你旁边是——”在后面挑帘进来的人肩上扛着一杆加农炮,一眼就看见了叶修身边的周泽楷。

“周泽楷——”加农炮上膛,喻文州已经对准了他的脑袋。

“走了。”周泽楷松开叶修的手指低声说,而后迅速地翻过柜台,一颗炮弹擦着衣角飞过,在身后掀起一股灼热的气浪。

“我靠!喻文州你想杀了我吗!”黄少天堪堪躲过朝自己飞来的炮弹,大喊大叫道。

“唉好可惜,差一点我就能成为副长了呢。”喻文州惋惜地擦拭着冒烟的加农炮。

“臭小子!”黄少天咬牙切齿。

“喂,人都跑远了哦。”叶修指了指柜台后面。

“我去,快追啊蠢货!”黄少天一把扇上了喻文州的脑袋,拔出武士刀就往外跑。

“噢,老板帮我点一份鳗鱼寿司。”喻文州答应着往外走了两步,又回过头对叶修说。

“加油噢。”叶修笑眯眯地挥手。

反正你们也追不到。

“叮——”“您好您的红豆吞拿鱼寿司。”

哦,寿司来了。


于是千篇一律又毫无意义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我说——叶修你再这个样子下去,万事屋很快就要倒闭了喂。”方锐站在万事屋门口一脸残念。

“可的确没有在路边跳巴啦啦舞的人啊。”叶修懒洋洋地四处张望。

“所以说那个女孩子根本没说过要找什么在路边跳巴啦啦舞的人好吗?!再说巴啦啦舞是什么鬼啊?!”

“嗯...”叶修沉思了一下,“所以都怪你吵醒我睡觉,否则我们也就不用招待客人了啊。”

“你的关注点是这个吗?!!!”

“说不定沐橙她们已经找到了呢,别轻易放弃嘛少年,人生的可能性可是很多......的......”叶修正安慰地拍着他的肩,忽然就顿住了。

转角处,苏沐橙和舒可正并肩走过来,两个人都是一副“我要死了”的表情。

“人生的可能性?”方锐鄙视地看着他。

“啊哈哈哈哈...”叶修干笑。

“老板...我腿都快跑断了...可是都没找到...今天那个人好像什么地方都没去。”舒可可怜兮兮地仰着小脸。

“唔...也许他在家里一边挖鼻屎一边看宅男最喜欢的综艺节目呢,小妹妹,要知道这很可怕噢。”叶修严肃地说。

“为什么你要这么恐吓顾客啊......”方锐满头黑线。

“叶修——”陈果在楼底下拖长了声音喊他,“你一整天跑哪儿去了,小周在这里等你好久了。”

“来了——”叶修懒洋洋地挠着头发,“小妹妹,找不到就算了,跟叔叔去喝杯果汁吧,楼下的老板娘人很好的。”

“叶修又想把今天的工作蒙混过关了。”苏沐橙凑近方锐耳朵悄悄说。

“无耻。”

“不要脸。”

“你们两个,”叶修头也没回,“等会儿自费。”

“不不不老板你就是我衣食父母全世界最伟大的人就是你了。”

“叶修你超厉害啊我就是你的脑残粉!!!”

几人打闹着涌到了楼下,陈果正站在门口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

“老板娘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关门,生意不行啊。”叶修对着门口指指点点。

“小周难得来一次,清净点好。”陈果微笑。

“看不出来你这么势利的人还蛮有人情味嘛。”

“滚,那今晚损失的生意从你房租里扣。”陈果没好气地说。

“女人就是善变。”叶修啧啧摇头。

“我们先进去。”苏沐橙拍了拍小可,不想理例行和老板娘斗嘴的叶修,结果舒可刚一掀帘子就呆在了原地,脚下再也迈不开半步。

“你怎么了?”苏沐橙拽了拽呆若木鸡的舒可,发现她纹丝不动。

“沐沐沐沐沐姐姐......”舒可抖抖索索抬起手地往店里指去,“就就就......就是他!!”

“谁啊?”苏沐橙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只看见周泽楷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你认识他吗?”

“就就就...就是他!!我我我...要找的......”舒可已经激动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你找他干嘛?”苏沐橙疑惑,疑惑,然后......

“我去,你是说,你委托我们找的人是他?”

“是啊是啊。”舒可用力地点头。

“卧槽?”跟上来的方锐听见她们的对话,一脸便秘的表情。

“啊啊啊啊——”舒可小声尖叫着,激动得快跳起来了。

“你认错了吧,你肯定认错了吧!”方锐按着她的肩膀说,“你再仔细看看。”

“不会不会!我经常跟在他后面走的,绝对是他!你看他旁边还放着那家寿司的外卖盒呢!!”舒可越说越激动,拔腿就往那边走。

“哎,不是,等等......”苏沐橙刚想拉住她,小姑娘已经一溜烟地跑了过去。

“完了完了完了。”方锐摊手,“大水冲了龙王庙了,这笔买卖铁定砸了。”

“这不能吧,也太巧了啊。”苏沐橙揉着头发,怎么也理不清楚中间的关系。

“哎我怎么早没想到,”方锐一拍脑门喊起来,“长得帅,每天去买那么难吃的寿司给叶修的不就是他吗!”

“啊?我怎么了?”叶修刚挑起帘子就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

“你看。”苏沐橙朝那边努了努嘴。

舒可满脸通红地跑到周泽楷旁边:“那个......那个......”

周泽楷听见有响动,转过来发现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微笑着问:“有事吗?”

“呃......那个......那个......”舒可被他一笑完全没了招架,说话也语无伦次起来,“我......你......”

“慢慢说。”周泽楷当她是跑得太急了,脸都红成这样。

舒可别怂啊,成败在此一举了!她在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

“我我我...我喜欢你!”她双眼一闭,心一横就喊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说出来了!!!!

“嗯?”周泽楷一愣。

“嗯?”叶修好像明白了什么。

“什么鬼?”不明真相的陈果表示这演的是哪一出。

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微妙。

“咳,那个——”最终打破诡异沉默的还是周泽楷,“不好意思啊......我有那个了......”

“什...什么...?”舒可有些迷茫。

“呃...对象...”这次换周泽楷不好意思起来。

“啊?是谁?”

“是我。”

舒可回头,看到正朝她走过来的叶修,微乱的头发一翘一翘的。

“老板?!”等等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她的智商理解不了。

“小妹妹,人生的可能性是有很多种哟。”叶修一把拦过周泽楷的肩膀,看着惊得能往嘴里塞一个鸡蛋的小女生说,“比如说,你要找的这个梦中情人呢,刚好就是我的人,所以你的委托,我们是没有办法帮你完成了。”

上扬的嘴角隐没在忽明忽暗的老式灯光中,晕开一道道无法察觉的暖意。

他低下头,在周泽楷的唇上轻啄了一下:“毕竟这是老板的私人物品,你说是吧水木。”

“是周泽楷不是周水木。”

街上的梆子声在这时由远及近地响了起来,一声一声,悠扬而规整,像是从岁月的那头传来。

                                                                  

                                                                           End

写在后面

其实看完全职的时候觉得叶修和银桑在某些方面是很相像的,比如说都痛失过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人,比如说都曾经无比辉煌,比如说不幸跌落后都遇到了一群搞笑而可靠的伙伴,全职里的叶修最终还是走上了神坛,但银桑却是平平淡淡地度过每一天,不管结局如何,两个男人自身都是无比强大的,他们的身上都拥有着想让人追随的气质,这是他们最大的相同之处,也是最让我敬佩的地方,这篇文向银魂致敬,也向全职致敬。(当然安利叶周银桂这种事情大家都看得出来嘻嘻嘻)

本文写在银魂开播之前,是作者一个突发奇想的脑洞,大家看得一乐就好,从来不会写he的我一写画风就逗比了,别人写是傻白甜,我写就是傻蠢二逗有病神经了,真难受...

顺便其实红豆吞拿鱼寿司才是主角你们看出来了吗(微笑),作者真是在吃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评论(8)

热度(35)